與文字共生。

簡單的自我介紹。

統一稱呼:魚世


作品:
目前專心全職。
寫作CP - 韓葉 喻黃 周翔

寫作CP不代表我的CP傾向
寫作CP不代表我的CP傾向
寫作CP不代表我的CP傾向
( 重要的事情說三次 )

基本上我沒有CP潔癖
我甚麼CP都吃都看,只是寫作的時候這幾個CP會比較容易有靈感
也可以說我主吃主推這些CP
但我也很樂意開發新世界。

大概......就先這樣吧。

古风喻黄-只不过是个脑洞所以没有想名字

>>古风喻黄

>>被  @以花为镜  太太的图萌到不能自拔所以开了个脑洞

>>主要想刷一把喻队苏值

>>因为是以自己的观点去解读角色  性格上如果有OOC可以在评论告诉我但请温柔点…

 

 

>喻黄古风paro

>借  @以花为镜  太太的身分(国师x剑客)设定+自己的一点点背景设定

>黄少小卢师兄弟设定

 

***

 

锵──!

 

武器碰撞声从林间传出,伴随着两道上下飘忽的身影,时而交集时而分处两地。

 

「黄少看剑看剑看剑──!!!」带点稚气的年轻嗓音边喊边提起巨剑出招指像前方的身影。

「哎呀气势很狂阿、怎么这时是学起你于师兄了吗?冲这么快就不怕冲过头飞了吗?──小子你还嫩着呢多练练吧!......唉唷你这是咋呢!?突然断招要闪去哪啦!」提剑正要挡下迎面而来的巨剑,却看卢瀚文表情大变,硬是掐断攻势半途收招,重剑一甩人影一闪迅速脱离战圈。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原本在观战的其他人喊了声:「见过国师─」

 

『天要亡我──!』此时黄少天心里只浮现了这么一句话。震惊之余慌乱收招,心神不稳的状态下气息一顿,脚下落空摔了下来。

 

在众人的惊呼下,喻文州勒马缰绳一拉,直奔向黄少天即将坠落的地方。

与此同时,黄少天正因真气一滞一时无法运气,估量距离不高,思量转个身形减缓落地时的冲击。

突然间,一物品缠上黄少天腰身,感受到一阵拉扯后,接着是一臂环住腰身,被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耳边感受到湿热的吐息,和带着笑意的话语:「少天,我回来了。」

 

黄少天跟喻文州可熟着了,瞬间就听懂那话语的笑意不是真正开心的意思,迅速离开喻文州怀里跃下马,扬起笑容佯装若无其事的对喻文州说:「哎呀我早看到你回来啦你回来的正好、这几天我正好画了画,打算等你回来看呢!等着我阿我去拿过来!」说一说就准备转身溜走,不料却听喻文州回:「不必了,我过去你房里看吧。」边说边下了马,把马交给一旁的宋晓后,对黄少天说:「行了,回你房去吧。」

 

 

 

 

***

回到房里,只剩下两个人的环境下,黄少天蔫了的坐在床边。

「伤势恢复的如何?」安静又压抑的气氛下,喻文州先开了口。

 

「很好阿、没甚么问题,景熙的医术你知道的,很快我就能跟之前一样了!」

「那刚刚是怎么回事?你提气不了对吧。我知道景熙的医术,我更知道你还得安静休养好一阵子。」

「………」

 

喻文州坐到黄少天身边,伸手至黄少天的下颔抬起微低的头并转向自己,倾身稍微靠近,温热的吐息交融在两人之间。

「别让我担心,少天。」喻文州放松了表情,勾起了温柔的笑容。

 

黄少天眨了眨眼,眼中带着些微的懊恼,坦然的回应喻文州:「嗯,抱歉,是我不好,这几天是真的好了很多,我才想着动动身子,总窝在屋内,我实在是憋不住。」「刚刚那一下我也是知道了,不会再发生了………文…州。」

 

喻文州瞇起眼,手指摩娑着黄少天的下颔,在黄少天因为这动作脸上微微泛红时靠了过去,温柔的覆上对方的唇。

 

 

「嗯,知道就好。」



******

這只是個腦洞所以沒有tbc(喂

感謝太太的圖讓我開啟了腦洞......最近一直沒有打文的動力真是對不起有關注我的人(淚

我最寫這個腦洞最想表現的就是喻隊策馬接黃少那邊還有最後在房間裡喻隊勾黃少下巴的畫面.....如果有太太看得出來我特想表現的我就很開心了

然後黃少話不多不是錯覺

我覺得黃少應該是屬於腦子轉的快所以話說的快以至於感覺話比較多的那種.....

所以這篇裡面黃少說的話加快速度說出來大概就是我的理解了(笑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雨落不清聽聲眠 | Powered by LOFTER